MENU
关于理工

【特别报道】花开向阳总是春

/ 贾惠淇

 

讲台上的向阳,总是那么神采飞扬。

他能徒手画出标准的圆弧,能熟练讲授光学系统的原理,能说出“雪地镜”“同轴光源”等新鲜的光学名词……光电工程学院的向阳教授,如他的名字一样,无时无刻不带给学生温暖与阳光。但在这份笑容的背后,向阳却承受着不为人知的病痛——肾衰竭。

每周3次,医院、学校、家,来回6小时的三点一线,逐渐成为他的生活日常。无论酷暑与寒冬,这一条漫长的路,一走就是十几年。

2014年的夏天,医院因为停水,要求他提前一天去做透析,而那天早上,向阳恰好是8点的课,调课根本来不及,他不想因此取消或推迟上课,让学生失望。为此,他凌晨3点就出发,7点走出医院,8点准时出现在课堂上,一句“同学们,请翻开课本”,一如往常。

 

 

正当学生们全神贯注地畅游在“流明”“光通量”等光学的海洋中时,前排眼尖的同学突然发现,向阳的双臂吃力地撑在讲桌上,豆大的汗珠顺着他的额头滴滴落下。随着急促的下课铃声响起,向阳如释重负地坐在椅子上,大口喘着粗气,整个衬衫都被汗水浸透。同学们赶紧围上来,关切地询问。向阳深感歉意地说:“上课之前我一般都会调整状态,这次刚透完,身体失衡,实在坚持不住,让你们担心了。”同学们这才知道,原来,老师饱受病痛的折磨,却在他们面前始终谈笑自若,活力十足,是多么的不易。

学生眼中的向阳,始终是那么爽朗与幽默。每每来到教室,还没来得及喝口水,就陷入到学生们热情的“包围”中,从书上的知识到最前沿的科技成果,向老师都能侃侃而谈。

在向阳的课堂上,学生们的课本普遍存在这样一个现象——前面的书页比后面的破旧,教室里最频繁出现的不是窃窃私语声,而是“哗哗”的翻页声。这一切都源于他的一个小习惯——在讲解书本知识时必须联系前后内容,挖掘各个概念之间的关系,并总结出其中的差异。这种前后对比的教学方式,帮助学生牢固掌握每个知识点的含义和应用。除此之外,他最喜欢的一项工作就是让学生尝试利用新学的知识解答之前的习题,若是答案不尽如人意,便亲自用板书仔细讲解。他将平生所学用洋洋洒洒的板书和平稳磁性的嗓音演绎出来,让同学们在聆听中慢慢沉浸在光学的世界。

为了帮助学生们加深理解,向阳经常会找一些贴近生活的实例。讲到“相对孔径”这个概念时,他列举了在摄影技术上的应用——相对孔径越大,分辨率越高,进入的光能越多。很多平时喜欢摄影的同学,顿时觉得恍然大悟。讲授孔径角时提到汽车灯反射镜,讲授朗博辐射体时提到对比球形灯和电炉丝上的应用……一个个光学知识点仿佛是向阳多年的老朋友,成竹在胸,信手拈来。测控技术与仪器专业115班的李爽说:“向阳老师渊博的知识是吸引我去上每一节课的动力,也是向老师上课最大的特色。”

 

 

多年来,无论身体如何,向阳一直坚持讲授“应用光学”“光学设计”“光学测量”3门本科生课程,1门研究生“高级光学设计”课程,此外还要带学生毕业设计,每年教学任务超过600学时。2003年以来,向阳累计培养硕士研究生70余人。在超额完成教学任务的同时,向阳主动承担科研任务,主持并参加包括中国人民解放军总装备部、吉林省科技厅、吉林省教育厅项目50余项,发表学术论文40余篇,获得国家发明专利3项,荣获省部级科研奖励多项……11000小时,是他与疾病对抗的岁月;25000小时,记载着他与学生共同镌刻的时光。病痛打不垮他对教育的信念,疲惫磨不坏他对学生的赤诚。

“在向阳的心中,始终有那么一团火,推动着他甘做‘拼命向郎’,甘守三尺讲台,甘当铺路青石。” 光电工程学院党委书记张显峰如此评价。在向阳的心里,教学为重,名利为轻,学生最重,自己最轻。几十载教育长路,千百名莘莘学子。他用内心的火苗,在长春理工大学学子心里,烧出一团昂扬向上的炽热、一份化育英才的情怀。

 

(供稿:党委宣传部 新闻中心  审核:于英焕  编辑:贾惠淇)